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周五晚上,CCTV2播出了《今日观察》栏目对我的电话连线采访,关于手机实名制的话题。

这本来应该是我第二次在CCTV谈手机实名制。09年12月21日,原定我做客CCTV《新闻1+1》栏目,和董倩一起聊关于“手机实名制”的话题。但后来那期节目被否了。

手机实名制的话题由来以久,一直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两天有媒体报道称,今年4月开始,北京地区的新增手机用户将开始实名制,现有的几千万手机用户也将在未来三到四年内逐步进行实名登记,但很快,工信部及运营商的新闻处都对此消息予以否认。

尽管手机实名制的具体实施时间还不确定,但多家媒体对手机实名制关注度在升温。去年年末,工信部发布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进一步深入整治手机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中提到,今年的1到9月,基础电信企业要采取各种优惠措施,鼓励用户提供有效身份证件等信息,进行实名登记和补登记,逐步提高电话用户实名登记的比例。在第三阶段,即今年末,工信部会同公安部、国务院****加快立法进度,力争在2010年底前出台《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为全面实施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提供法律依据。

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国移动电话用户超过7.4亿户,2009年是移动电话用户增长最多的一年,目前移动电话普及率达到每百人56.3部。

对于手机实名制,之前我专门写过一篇博客《手机实名制的五个悲哀》。从技术角度社会角度来说,手机实名制当然有很多好处,应该实行。但是目前有几个根本问题没有克服的前提下,上马早了些。比如隐私保护的问题。

手机实名制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大约从04年开始就话题不断,但是迟迟未出炉。

但最近的种种迹象表明,手机实名制可能要动真格的了。近来的几个月,几个部门对于互联网和手机的整治力度前所未有,很多时候已经到了铁腕的地步了,甚至黑腕的地步。

再加上屡禁不绝的“黄毒”,让手机实名制如箭在弦,这项浩大工程看来是真的要实施了。

虽然大势已经不可阻挡,但我还是要说,我们现在推行手机实名制的目的不纯,我们是为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对于有关部门来说,现在是为了打击这些手机色情、手机诈骗,来匆忙推出手机实名制。

而从理性角度来说,手机实名制应该是一个社会整体信用体系建立的一部分。比如说,我用的手机是移动的全球通,早就实行实名制了。然后呢?是我每个月随便消费,到了月底,移动公司会告诉我,你这个月花了多少钱,然后我去交钱,这就是所谓的“后付费”。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之间是个合同关系,且互相信任。

在社会的整体信用体系中,如果我胆敢欠费不交,甚至不用说传播色情、诈骗了,可能我就不能办银行的信用卡,我就不能乘坐飞机,我就不能找到工作等等。我的一个德国留学的同学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学习非常优秀的中国留学生取得博士学位后,找工作却处处碰壁。后来一家用人单位友善地提醒了他,原来他早年乘坐公交时曾经逃过票。

社会整体信用体系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隐私保护。因为既然是社会信用体系,你的各种信息很多单位都可以共享。我们这块做得还不够好,甚至连专门的法律都没有。我最近就遇到了一件烦心事:我的车险一个多月后就要到期了,于是手机就被各大保险公司狂轰乱炸,烦不胜烦。

据官方统计,我们目前有四亿左右的非实名手机用户。而实际上呢,这个数字还要大很多,因为我们有很多“伪实名”的用户。什么是“伪实名”呢?就是说在运营商那里,这些手机用户都是实名的,但实际上不是。可能是卖卡的经销商随便填写的名字。

实行实名制有一个很大的成本。首先来自于补登信息。你可能会规定一个时间期限,比如两年,比如三年,但在很多地方,尤其是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你很难做到告知义务。到时候突然给人家限制呼出呼入了,这个损失谁来弥补?
 
其次,现在运营商卖卡,主要是通过渠道来卖的,自己的营业厅根本卖不了多少。在经销商这个层面,他们怎么来判定,这个人的身份信息是真是假。另外,上文提到的那种“伪实名”现象怎么杜绝?

所以说,我很担心手机实名制会流于一个形式。(刘兴亮)
 
 
PS点击当当网我的书《智胜江湖:创业取舍经

上一篇: 网络视频行业“乱战”2009
下一篇:原来古人也偷菜

1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