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听说,上海滩上的陈良宇陈书记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陈良宇,威风十足的映掩于八百里洋场之间,在多个场合描绘着上海的未来,那就是“世界城市”,这是陈书记的高谈阔论之一。“世界城市”的具体描绘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官员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陈书记。我的一个上海公务员朋友曾经常常对我说,陈书记有多么多么好!陈书记最令人敬佩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塑造上海精神,比如四个中心(指的是上海提出的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宏大目标)。就在十多天前的上海市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上,陈书记还在强调高举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方针,扎实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为上海建设四个中心、实现四个率先作出新贡献。然而我的另一个朋友,一个佛教徒,却看见陈书记脸上有妖气,——凡和妖魔鬼怪联手的官员,脸上就有妖气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收集了一些他的流言和传闻。于是便有各种匿名信和上访。我的朋友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总而言之,陈书记的问题的传闻越来越多,越来越悬乎。此后似乎事情还很多,但我现在都忘记了。随着上海32亿元社保基金案涉案官员愈揭愈多,并将陈良宇前秘书秦裕拉下马,人们自然会问:包下马勒别墅饭店的中纪委专案组,下一个目标是谁?


 


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陈书记的倒掉。后来我慢慢的接触了更多的人,听了更多的传闻,到上海,看见陈书记的面目,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的书也多了,说“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尤其是政坛。那么,陈书记的事情还得打个问号。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上海滩的山间海滨,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此叫好的?


 


再试到网上探听民意去。中央查处陈良宇,网民一片喝彩声,不仅声音一致,而且3个小时在新华网就有了20页跟帖,6万多人参与。


 


书记本应该只管自己当官做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只管使用社保资金,企业主只管谋取利益,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书记的本分,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敛财的心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中央也就怪陈书记多事,以至荼毒生灵,想要拿办他了。他毫无准备,终于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立案检查,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中央委员职务。我对于当局所作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陈书记一案,是继陈希同之后落马的又一个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官员,实在办得很不错的。


 


当初,陈书记在上海滩活灵活现的时候,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时候,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的时候,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的时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


 


活该。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上一篇: 江城子·被迫回词
下一篇:百度好胸怀,把我指责百度的文章推荐到了“百度新闻”头条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