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刘兴亮

昨晚播出了我作为嘉宾的《首席评论》节目,主题是阿Q大战,阿里和腾讯的交锋。往八卦里说,这是一个老男人出尔反尔的话题;往热闹里说,这是马年来临二马相争一槽难容二马的话题;往世俗里说,这是江湖恩怨快意恩仇的话题;往行业里说,这是入口变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必有一战的话题。

美女主持人给出的第一个问题是:2010年6月,马云曾****汇报中表示,“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马云还曾公开表态“饿死不做游戏”。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阿里巴巴在今年突袭游戏市场?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马云同学已经不是第一次食言了,他还曾经说过“绝对不做物流”。食言的互联网大佬海了去了,随手可举很多例子,比如乔布斯曾多次食言,“对手机业务不感兴趣”,“不计划生产平板电脑”等等。国产的食言也不少,比如陈年的“凡客不做女装”,刘强东的“京东5年内不卖图书”,周鸿祎的“奇虎不做杀毒软件”……

所以,这个老男人出尔反尔的话题,就看作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好了,谁要当真,谁就傻了。

在商言商,赚钱的事儿,谁会跟钱过不去呢?游戏,永远是互联网行业最直接的、最简单粗暴、盈利模式最清晰的领域,没有之一。

马云觉得这玩意能赚钱,就做了,仅此而已。即使不能立马赚到很多钱,IPO时,也是一个华丽丽的故事啊。游戏的故事,再傻的投资人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

如果往热闹里说,那就好玩了。互联网上有句俏皮话,叫做“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现在是一槽难容二马,再加上马年到了,二马给大伙儿助助兴。

你绝对可以把这理解为一场江湖恩怨。PC互联网时代,阿里和腾讯的日子都占着自己的山头,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抢先拿到第一张移动互联网船票后,马云就抑郁了。我曾经给马云把过脉,他得的是移动互联网焦虑症。本来也就是个普通焦虑症,不料微信5.0上线支付功能后,马云就重度抑郁了。虽然现在微信只有两三千万支付用户,但不出意外的话,微信的支付用户有可能会超过支付宝的用户数,因为微信这玩意儿“随手”啊,重在方便快捷。

自己的后路要被抄,敌人都杀到自己屁股后面了,马云当然不干了,马上推出自己的来往,来对抗微信。马云是个狠角色,打蛇要打七寸,瞄准腾讯最赚钱的领域。于是,阿里也就推出自己的游戏平台,而且打的是分成比例。

这也是所有人喜欢的江湖恩怨。

其实,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二马必有一战。因为用户的行为变了,所以玩法也变了。不像PC互联网时代,山头的划分会那么清晰,各自过各自的小日子。

就拿购物来举例,用户的入口悄悄的在变化。不像过去,浏览器占了很大的比重,但现在不一样,这个入口可能是社交网络,可能是O2O的场景。这也是美丽说蘑菇街冒出来的原因,这也是阿里注资新浪微博的原因。平台化的巨头们,进入全业务时代,尤其当入口变了之后,这一战,在所难免。

当然,目前的双方,还是擦擦枪的阶段,可别走火啊,3Q大战就是前车之鉴。


上一篇: 二马相争,游戏江湖
下一篇:刘强东的最后一个梦想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