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前段时间接受一家网站采访时,曾经提到过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几本书。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就是其中的一本。其中影响最大的一篇文章就是《抱愧山西》,是这篇文章让我这个山西人开始了解晋商文化,详见拙作《<乔家大院>让晋商文化彻底通俗化》。


 


  从《文化苦旅》开始,我就喜欢上了大文化散文,也曾结识过一些这类型的散文作家。可以说他们自然地形成了一个帮派,姑且就叫做“大文化散文帮”吧。对他们的“帮主”余秋雨我谈不上熟悉,只是在一次活动上交换过名片。但对于这个帮派中的一位后期之秀我可谓非常熟悉,他就是我的挚友、“大文化散文帮”的西南分舵舵主、青年学者韩晗。


 


 在韩晗的新作《大国小城》中,收录了他这些年发表各级报刊的部分文章,诸如《斑斓之水》、《被遗忘的贵族》、《当桂林遇上布拉格》和《滇缅纪行》等,是作者亲临云南、广西、江西、上海、江苏、湖南、海南、福建甚至境外进行学术考察时沿途所撰写的大文化散文。作者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与中国舶来文化三者之间的融合和冲突入手,对当下中国文化的前景进行了颇具价值的展望和反思。


 


    可以说青年一代的学者中,韩晗是最有资格向余秋雨叫板的。以其西南分舵舵主的地位,携着一股清新灵动的山水之气,带着一股浓郁味醇的文化底蕴,向帮主余秋雨发出至纯至狠的招数。


 


 在《大国小城》的代表文章《一代词宗》中,作者写道:“小家出碧玉,愈是小,愈能体现一种精致,在柳永的声音之后,全国上下一大片都是软绵绵的声音,汴京城的歌妓们贝齿轻启,玉手慢弹,就是在那样一个暖玉温香的环境里,中国文化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鼎盛阶段,整个汴京城‘半壁高楼闻柳词,十里一片软曲音’。”寥寥数语,一针见血地点出柳永的一代词宗的地位。而且,点出的手法,如巧妇绣花般慎密、如吴侬软语般轻柔。


 


 这样的写法,不用刻意请君,君已自动入瓮。


上一篇: 春药的五种家庭制作方法(最新全)
下一篇:照片:我主持的“新营销模式高峰论坛”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