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自从各种蛛丝马迹有意无意间被我发现之后,我也就不再执拗地固执己见了。春天,确实又归来了。诚然,春有点像一个不速之客。但既然来了,就让我们见面吧。躲,终究不是办法。于是,春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春丰采依旧,我却显得略略有些惊慌,也显得老态了很多。  
  也许是刚刚归来的缘故,春天和我还显得有些生分。今天骑车出门,春天就和我开了个玩笑。是啊,在春天的季节,春愣是让我想到了冬天,想到了她亲手给我织的围巾、手套。她说过很多遍了,叫我别想了,毕竟冬天已经过去了,可我能控制的住我自己吗?我能忘记那曾经的温暖吗?冬天才刚刚过去,我说什么也忘记不了。即使毕我一生经历,我又能忘记吗?


   这样的季节,春天却在我身上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我无奈得摇了摇了头,加快了车速。  
   在刚过去的这个冬天里,我寂寥、我潦倒,但我毕竟挺了过来,只因心中有希望。希望这东西,就像女人的例事,有了烦,没有更烦。希望和失望是一对孪生兄弟,只是来到世上的时间早晚罢了。   
   冬天是终于过去了,这是我一直盼望着的。春天亦已顺利到来,这也是我盼望着的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但是,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春天里的失望肯定不是我所盼望着的。   
   曾经希望满怀,曾经豪情万缕。即使是寒冷的冬天,即使是苦行僧的岁月,我的头也是高昂着的。可是春天里的我呢?一阵风吹过,路边的落叶无奈的打着滚儿。   
   匆匆春又归来,可是和春天一块归来的人儿呢?冬是走了,难道冬天的伴侣也随冬而逝了吗?冬不语,春却张狂。   
   匆匆春又归来,既然来了,我也就正视、接纳。可是走了的呢?我茫然,茫然在人人期盼的春天。


上一篇: 一种叫做感冒的病
下一篇:你只要点一下头就够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