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一切都好,虽然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但是感冒嘛,也可以说是有的,这是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赠送给人也是每个人的礼物。
  
  在旁人眼里,总认为我将要病倒的时候,我却不必吃药而奇迹般地好起来。旁人却认为我是吃药以后好起来的。各个好似早已知道了,却故作矜持,还的确有点深藏不露,或者似乎可以确切地说是由于压抑而发出的哼哼声。或许柏杨老先生说得对:中国人,往往有这样的特征,自己不是个好人,就永远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好人。
 
   我嘴上说不在乎,但却很是委屈。说我没感冒吧,它是人类的共性;说我吃药防病吧,可又没那回事。可旁人却胸有成竹地断定下来,且把每天我的一切活动录下像给一切将病未病的人放映。这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抗病能力其实很强。
  
  但终于有一天,本以为很要好的朋友充满疑惑地坐在我的面前。我本欲将心事对瑶琴,不料朋友先开金口,吐玉言:”吃了就好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感冒不吃药的人是少数的,还有动手术的呢!有许多感冒的人吃药又好了,谁也不嫌这个人感过冒,谁也不嫌这个人吃过药,我也一样……”
  
   我内心一片冰凉。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曹操的一句话:”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不知朋友听了会怎样。
  
   朋友还理直气壮,而且还胸有成竹的来说服我,顺手拿出一颗感冒药丸说道:”我常感冒是假的,实际上我从未感冒过,所以从未吃过感冒药。不过今天好象感冒了,我们把它吃了吧,你也不是第一次吃了。我能推断出来,这只是感冒,不会变成其它。”
  
   面对着”翩然一只云间鹤,飞来飞去宰相衙”,我不想再说一句话,拂袖而去。
  
   但我知道,我是对的。药岂能乱服,除非真的感冒来到的时候。哪有来个赤脚医生开个药单就不分东南西北服药的。如果服药的这个人是我,而且是第一次头昏脑胀服下它时,我至少心中明白,这药不能吃。


上一篇: 让我们一起归隐吧
下一篇:匆匆春又归来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