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和静认识了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们终于忍不住互留了手机号。
  一下网,我就急匆匆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之后犹豫了几秒,并抓紧时间按了两下肚子,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接着按完了剩余的几个号码,同时把自己平铺着放到床上,把头垫高。我该怎么说呢?说”喂,静吗?我是土豆”,还是说”是你吗?我是土豆”,或者说”在下乃土豆也,请问电话那头是静吗?”我尚在痛苦的抉择时,电话里已传来了声音,冰冷冷的,一如我那时的心情,”您拨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切,都多少年了,我这个毛手毛脚的毛病还是没改,唉,电话号码又拨错了。我重新抖擞精神,重新绷紧神经,拿起听筒,匆匆按下了那个在我心中念了几百遍的号码,这次我决定这么说,”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我就是土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静”。然后我就可以收获那银铃般的笑声了。正在我心猿意马之际,我收获了如下的声音:”您拨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怪了,我再拨,再再拨,再再再拨。听到的都是电脑那冰冷冷的回复声。那一夜,我按了一夜免提,听了一夜那冰冷冷的声音。
   次日早晨闹钟一响,我开始发手机短信。”早上好!”"收到了吗?”"敢不回我的短信?”"真的不回?”"你气我?”"好,你狠!”"你够狠!”"再不回我就杀过去了。”"我真的过去了啊。”"难道你不怕?”"55,你厉害。”"不理你了”
   临近中午了,一个短信也没给我回。我决定上网找她。打开QQ,静果然在。像往常一样,收到了她的问好,是一个笑脸””。我问她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短信。正在问,突然吊线了,一查看,原来我的卡上没有余额了。
  就在我急得团团转之际,突然想起好像有静的一个办公室电话号码。找出通讯录,按着号码拨了过去,竟然通了。由于事先没有心理准备,那么多开场白一个也没用上。简单的问候后,我问她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短信。她说没有收到,她一直是开机的。经过我的一番责难后,她说可能是号码错了,她的可能是 138,并不是139。因为刚用,她也记不太清。
   挂了电话,我就匆匆给她发了短信:”能收到吗?我是土豆。”过了几秒,回过来了,”这次是真的收到了”。那一刻,我兴奋得满脸通红。下面,就是我们俩的短信交流。
   “切,害得我打了那么多电话,发了那么多短信。”
   “sorry!…”
   “那你怎么补偿我?”
   “你说吧!”
   “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吗?”
   “只要不强我所难。”
   “不难。我只要你以身相许。”
   “呵呵,还不难呀?”
   “难吗?你只要点一下头就够了。”
   “呵,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
   “……”
   “请回答我!”
   “我可以保持沉默吗?”
   “你要爆发还是要死亡?否则你保持沉默干什么?”
   “我要开会去了,再见!”
   ……
   关键时刻,开什么鸟会?要是我碰到他们经理,非揍他一顿不可。
   唉,我只要你点一下头就够了,点头都这么难吗?
   点一下头这么容易的事情你都不肯,我无言。


上一篇: 天籁之你
下一篇:从吃窝窝头联想到“联想吃下IBM个人电脑”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