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从远方混沌
  流淌来沉重的叹息
  
  身体日渐侵蚀
  似水流年
  终于
  你像个男人似的发出叹息
  
  叹息声中
  你可否记得
  那个
  坐在大石上望着你
  呆呆地出神的小男孩
  
  而当我又萦回於那往日的梦迹
  似乎又找到了逝去的青春
  那奇异而又美妙的歌
  
  可是伤痕
  你看那伤痕
  永不会痊愈了
  似水流年中
  成为胎记
  在往生的路上
  如花开落
  使人人可以辨认
  
  当忧伤的日子
  孤独而去
  你是否想过
  用肉身
  可以赎回
  灵魂美丽的罪过


上一篇: 谁在唱
下一篇:对一个夜晚的回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