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阿Q经商记》连载之一:阿Q做了白酒经销商
  
   “砰砰砰”,土谷祠的门被拍得震山响,外面有人叫道:阿Q,办厂了,同去,同去。阿Q忙奔过去同去了。谁知没跑上几步,便被什么东西绊了个跟斗……于是阿Q醒了。
 
   那是一个有胆就有钱的年代,全国正沐浴在改革的春风中。于是未庄掀起了办厂热,王胡和小D都开设了自己的工厂,做了老板,腰挂BP机手捧大哥大,风光得不得了!见了阿Q,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一想到这,阿Q就气愤:”妈妈的不就是工厂吗?俺老Q也去办一个!”

  可是,办什么厂好呢?好像未庄人什么都不缺,阿Q把自己的那癞痢头抓了七七四十九圈也没想出一个好主意。郁闷的阿Q决定去借酒浇愁,一进酒店,漂亮的女服务员就热情地迎上来:”先生,要茴香豆吗?我们这儿有正宗的孔乙己牌茴香豆,是孔乙己先生的茴香豆商贸连锁企业的生产的,如果您……”  
 
   女服务员话还没说完,阿Q就急急的跑了出来。妈妈的,这年头,连鲁镇的孔乙己都办厂了,我们先前——比他们阔的多啦!呵,孔乙己算是什么东西!
  
   愤愤不平之际,身边刚好路过一个酒鬼,阿Q偷偷地伸脚把他拌了一跤。看见那人的狼狈相,阿Q就又开心的唱了起来,”得得,锵锵!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悔不该,呀呀呀……” 酒醉错斩了郑贤弟?酒醉?酒?   

   对,就办个酒厂。不管是王胡、小D,还是孔乙己,哪个人不得喝酒呢?想到这儿,阿Q禁不住两眼放光。  
 
   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钱,如果要请工人,要请酿酒的师傅,还有租地买设备,那是一笔不得了的开支呀。如果有这样一笔钱,阿Q早想娶一个漂亮的媳妇了。。。。。,他美美地幻想着。   

   但眼看着别人开厂赚钱了,特别是那个孔乙己都开厂赚钱了,阿Q实在是气不过:”妈妈的,我就不相信,自己要比别人差多少?!”  
 
   接连几天,阿Q晚上老是睡不着觉,看看破破烂烂的家,真还找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上哪儿去借点钱呢?”这个念头一直在他脑里绕来绕去,迷迷糊糊地,不觉已到天明。  
 
   第二天一大早,阿Q就在未庄的富康钱庄转悠。富康钱庄的银子到底有多少,阿Q不清楚,但要开厂肯定是够的。但他明白,自己要借钱,总得有点东西做抵押,阿Q自认在未庄还有点点信用以外,真得没有什么可以抵押的。

  从早晨到黄昏,阿Q一直在想自己如何可以在钱庄借到银子。想来想去,突然想起未庄的静月庵后有几块空地,以前帮小尼姑挑水的时候,小尼姑说那片空地,庵里排不上用场,就荒在那里了。”何不借庵里的空地用用!”,阿Q灵光一闪,飞也似地向静月庵奔去。   

   天已经全黑了,阿Q顾不了许多,把静月庵的门敲得”砰砰”直响。小尼姑听不过去了,开门对他说:”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来吧”。阿Q很无奈,只好打道回府。   

   但这一晚他睡得踏实多了,因为他已经想好了明天怎么去和寂安师太说,他要借用庵后的空地。   

   第二天早上,阿Q起了个大早,穿上了只有过年才会穿的蓝布长衫,戴了顶旧毡帽,皮翻翻的癞痢头也不见了。俗话说:”人靠衣装”,这么一打扮,阿Q还真有点神气。末了,他还没忘将灶上的半瓶青油提上,也算是孝敬寂安师太的见面礼。   

  没想到,寂安师太竟然是那么慈悲心肠的人,阿Q告诉她,他想租庵后的几块荒地,开厂挣钱,每年给庙里分红三成,当然,寂安师太私下还有一成红利(这是他见四下五人时,悄悄给寂安师太说的),师太听说荒地可以变银子,以后也不用为庙里的灯油钱担心了,自然十分乐意。不过,出家人怎能将喜怒哀乐挂在脸上呢?当她看道阿Q企盼的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出家人视钱财如粪土,但助人为乐也是慈悲,阿弥托佛,善哉,善哉!”。
  
  有了地,阿Q的第一步计划就搞定了。他急急地赶到富康钱庄,将静月庵的地契掷给头柜,说:”掌柜的,你看看我这许多地能借多少银两?”,头柜老儿接过一看:”整十亩地,位置也不错”,他看看了阿Q,身穿长衫,头戴毡帽,一本正经的样子,随后眯缝着眼睛又看了看这些地契,大声唱道:”写。。。不圆不方,瘦地十亩,值纹银500两。。。”阿Q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500两,妈妈的,我发了,我发了!”他兴奋地欢呼着,拿了银票冲出了富康钱庄。   

   阿Q还算是有商业头脑的人,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做白酒生产厂家,就决定做经销商,而且要做未庄的总经销。阿Q将公司建在未庄旁边的未河边,这条河紧临国道。阿Q将地址选在这里,就是为了水陆两路的交通都极为方便,此时的阿Q仿佛已深谙物流对一个公司的重要性。   

   公司很快建了起来,阿Q请人为公司起了一个名字:”阿Q酒业公司”,随后他雇了吴妈和小尼姑做工人。吴妈管内勤,小尼姑跑业务,阿Q不禁为自己的知人善用而沾沾自喜。   

   由于阿Q是未庄有历史考证以来的第一个白酒经销商,第一个吃螃蟹者要么会大亏,要么会大发。倒霉了一辈子的阿Q能不能摆脱时运不济的命运?请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文/后土豆时代)


上一篇: 坐姿
下一篇:以哲学的名义在春天思辨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