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0-26
敦向西有什么?伦敦西边不仅是世界上地价最高的区域,而且形成了独具魅力的伦敦西区。

伦敦共有剧院约100个,而在伦敦西区就集中了40多个,当之无愧地成为英国戏剧界的代称。西区的存在给伦敦增加了更大的魅力。有2/3的外地游客将看演出列为他们来到伦敦的重要原因,有3/4的海外游客将看演出列为到伦敦旅游的重要项目。伦敦西区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促使更多外国公司选择伦敦作为公司新址,越来越多的国际会议也愿意选在伦敦举办。

在伦敦西区,已经形成声名显赫的剧院演出与观众群的集聚效应。

正因为看到了文化产业具有如此大的整体经济效益,近年来,继北京的“798”把北京国营电子工业老厂区成功改制以后,全国各地都在轰轰烈烈的上马一些旧厂房改建的文化产业项目,但比“798”成功的似乎还没有。

目前就连北京“798”的发展也受到了诸多因素的影响。总所周知,北京由于人口压力大、交通拥堵,让文化产业的发展受到了大大的限制。轰动全国的宋庄诉讼引发了人们对文化艺术产业的关注,之前,大量的艺术家涌入宋庄,不但推高了宋庄的房价,还产生了诸多因为购买农民小产权房留下的法律纠纷。前不久,著名作家郑渊洁为了应付堵车,竟然穿纸尿裤开车。于是乎,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艺术家在哪里栖息? 

俯看国内,哪里有一个地方生活成本低、闲适、安静、文化气氛浓郁?真正适合文化人居住的?

未来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高地,毫无疑问将会出现在西部,而在西部诸市之中,成都无疑是各方综合实力最强的。我在这里如此盛赞成都,不仅仅是因为我这里生活了十年之久,而是由于这里地处“成都平原”富庶之地,依青城山傍都江堰,自古能人雅士英雄辈出。这里不缺历史,不缺风景,不缺物产,百姓安居乐业,这里天然就是文化创意的诞生地,更是各类艺术家生活、休闲的首选地。
 
(成都东村之十陵生态区)
 
由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建筑大师刘家琨担任设计总负责人的成都东区音乐公园目前正向海内外各界艺术家发出邀请,齐秦、齐豫姐弟打算在成都东区音乐公园投资设立的台湾文化艺术中心。不久前天娱传媒有限公司总裁龙丹妮一行也对成都东区音乐公园进行了考察。东区音乐公园由前苏联援建的办公大楼将变成东区音乐文化主题酒店,原加工玻璃的巨大厂房将成为国家小剧场文化基地,原全亚洲最大的密封加工厂房被分割成音乐大市集、东区演艺中心、成都舞台等几个功能区,原玻璃燃气炉一带烟囱耸立、铁轨蜿蜒、管道镶嵌,将被改造成为东区酒吧集中地带。东部音乐公园将成为全国惟一一家以音乐为核心主题、体现多元艺术与文化的街区。

伦敦有西区,成都有东村。“成都东村”重点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建设城市商业副中心,是承载成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战略空间。“成都东村”地处成都平原与龙泉山脉之间的浅丘区,台地特征明显,拥有面积达1600亩的青龙湖和水量充沛的东风渠,是成都市中心城区范围内唯一的大面积生态湿地。对于文化创意产业来说,聚集意味着规模,聚集还意味着人气,对于一座新城来说,“成都东村”的交通优势也十分显著。
 
(东村音乐主题酒店综合体)
 
这几年,成都人都知道,“三圣花乡”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荷花开了,梅花开了,春去冬来,一年四季,“三圣花乡”的“五朵金花”以创意的姿态,早已融入了成都老百姓休闲而精致的生活。而成都东村,正是“三圣花乡”的放大版。

不难想象,几年之后,在这座文化创意产业新城——成都东村,我们可以坐着快速便捷的“新型轻轨”,在一种“三圣花乡”般的生态之环中,逛电影主题公园,看博物馆与各种艺术画展,参与动漫的制作,感受明星的魅力……呼吸与体验我们不再遥远的充满诗情画意的“创意生活”……

伦敦向西,成都向东。她们,各奔东西,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刘兴亮)

2010-10-24

  计算是什么?或许每个人都能给出自己的答案。我的答案是:出租车+飞机+火车+地铁。虽然很多人有私家车可以到处跑,但很多时候还是要乘飞机、坐火车、挤地铁、打出租。这就是云计算,是计算领域的公共交通。而且,这种公共交通是趋势。

  大公司都是要把握趋势的,走在趋势前面就可以做标准。云计算概念新,但是模式不新。IBM搞网格计算分布计算有小20年了,SUN喊“计算就是网络”的广告也有15年了。不过,搞技术与谈恋爱一样,要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当带宽只有56K的时候,网络计算无法成为主角。

  今天,当带宽跨入M时代的时候,当全世界都习惯了在网络上干活的时候,云计算时代到来了。

  单机计算与私家车交通一样,弊端很多;与此相比,云计算的优势就很明显。于是,云计算就为单机计算时代的霸主们敲响了警钟。

  哪些人会被云计算的车轮碾碎,哪些人又会插上翅膀腾飞呢?

  毫无疑问,谷歌已经飞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搜索、邮箱、在线文档,谷歌所有的产品都基于云计算平台。在你还不懂云计算的时候,你已经在使用它了。而且,可怕的是,你已经离不开它了。

  另外一个先驱是亚马逊。这个开书店的居然推出商用云计算平台,这种见识要让多少把“多元化”放在嘴上的大腕们脸红啊。

  单机计算模式最成功的公司是微软。在PC时代,微软可谓闲庭信步;在网络时代,微软一路小跑,也总算还跟得上;在云计算时代,微软的日子恐怕就没那么好过了。没错, 微软是开启了自己的云计算平台,但微软的麻烦就是永远抱住自己的那点WINDOWS本钱不放。ASP.net的失败还是不能让微软开放自己的胸襟,云计算平台也要跟自己的众多“历史”绑在一起。在云计算时代,不开放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微软下游的众多软件公司,也是危机重重。比如ADOBE,这个图形视频软件巨擘,也必将面临空前的挑战。还有单机病毒软件公司,也许目前还风风火火,但是你想想,那些用iPad和Android手机的用户,他们担心过病毒吗?

  另一个让人担心的公司是Oracle。Oracle很机灵,自己没有云计算平台,瞬间收购了Sun。Sun这家工程师心中的殿堂级企业居然沦落如此,让人不胜唏嘘。Oracle的机灵在于不仅自己收购了SUN,而且打击了IBM。作为JAVA的版权持有人,SUN对技术、对分布式计算的理解是导师级别的,SUN的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还是封闭战略问题,自己的solaris系统、自己的服务器,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耍杂技,大家看不到啊。因为JAVA,IT企业级计算有了肥沃的土壤,让IBM和ORACLE数钱数到手抽筋,可怜的SUN却连年亏损。

  Oracle的危机是明摆着的,对于企业级用户,如果云计算这么有效这么便宜,干嘛还自己购买昂贵的基础设施?那还有谁来买Oracle数据库呢?而Sun的opencloud以及一系列技术产品为Oracle的云计算未来提供了无限的可能,Oracle这些年始终在强调自己的企业管理系统而不是简单的数据库,他很清楚什么是趋势。如果连亚马逊这样的书商都可以卖云,堂堂Oracle不插上一脚才怪。

  软件行业风云突变,硬件行业也是危机四伏。英特尔、惠普、戴尔等一系列机器制造商,都要努力才能挺过去的。英特尔还好,如果打不过ARM,就放弃低端市场,主推服务器平台吧。惠普、戴尔甚至联想、宏基,都面临巨大的危机,云计算时代的客户端是瘦客户机模式,他们能做什么?他们的价格敌不过东莞,技术比不上谷歌……

  云计算是计算机领域又一次大浪淘沙,上世纪90年代产能竞争大批的计算机厂商倒掉,这次是另一次考验。请记住比尔盖茨的忠告,你的公司距离倒闭永远只有18个月。

  别让云计算成为你的终点。如果云计算注定是明天,那么请早睡早起,你懂的。(刘兴亮 志恒)

2010-10-19

  《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汤马斯• 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认为,正是互联网使得世界日趋平坦。的确,互联网时代让世界更快地被“抹平”。

  然而,有一群特殊的人,虽然身处信息时代,却无法与正常人一样享受互联网所带来的种种便利。比如盲人,他们看不到互联网提供的信息;比如聋人,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无声的世界。

  当身体健全的我们在尽情的享受信息时代的种种便利时,是否考虑过,怎样让那些有信息障碍的人不被排除在主流的信息沟通之外,怎样做才能让他们真正拥入信息时代的怀抱?

  这就需要进行信息无障碍建设。2006年12月,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的报告中曾指出:“目前全球100家主要网站中只有3家能够满足残障人士的需要。”四年时间过去,这一数据似乎并未得到任何实质性提升。也许大家都太忙,忙得没时间考虑了。小互联网公司忙着考虑怎么能够活下去,中互联网公司忙着幻想国内外上市,大互联网公司则忙于制造各种新式概念吸引投资者的目光。

  其实,解决信息无障碍的问题,并不是要增加满足残障人士需要的网站比例,因为如果那样做的话,只不过是制造了新的信息孤岛。在建设信息无障碍的过程中,我们不应该把有信息障碍的人排除在主流渠道之外,而是应该注重“融入”——让有信息障碍的人也能享受一个正常人能够享受的,这才是信息无障碍任重而道远的工作。

  例如,最近一位盲人CEO联合百度开放平台发布了国内首个盲人手机平台——掌上盲道。通过内嵌其中的输入法和语音搜索等技术,掌上盲道可以帮助盲人及低视力者便捷的利用手机拨打电话、发送短信和通过手机上网,让盲人能够更轻松地融入互联网时代。

  事实上,互联网正成为帮助残障人士融入社会的最重要工具。此前,一位盲人调音师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她所创办的调音社已经有一半的客户都来自互联网。而对掌上盲道的开发者曹军而言,他的公司也能通过这款应用程序在百度开放平台上的发布而获得更多买家。

  从盲道、老年搜索等特殊的搜索产品,再到如今的掌上盲道,在帮助信息弱势群体方面,百度已经走的很远。希望更多的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公司,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在不是很忙的时候,能够在诸如信息无障碍之类的公益或半公益事业上尽到一点点社会责任。(刘兴亮)

  年风云起结盟,黄图霸业谈笑中。今天,英特尔已经是CPU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

  江湖中,有盟主,自然就会有挑战者。但现在看来,奇怪的是,最有可能挑战英特尔霸主地位的不是千年老二AMD,而是一个小公司——ARM。

  ARM,全称Advanced RISC Machine,一家来自英国的公司。没错,是来自英国,难得英国人在IT行业也能搞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公司。

  有趣的是,这家成立于1990年的高科技公司,投资人之一竟然是苹果。苹果公司一直有种永不屈服、不知死活、折腾到底的精神,90年居然就投资硬件公司准备自己的CPU。

  ARM这个公司与其他的FABLESS公司不一样。当是时,硅谷的IC设计已经开始严格的分工,大部分芯片设计公司都不再拥有自己的工厂,芯片包括CPU类芯片都是研发公司负责设计,生产外包给台积电、联电等海外生产企业。ARM公司则自己连CHIP也不出,只出IP CORE就是芯片设计核心授权。

  ARM公司基于自身强大的研发实力,设计芯片的IP CORE,并发布授权。而其他芯片设计公司通过购买ARM的LICENCE去得到IP CORE的使用权,并基于此开发设计自己用的芯片。

  这样,ARM公司就成为芯片设计产业链中的最高端。事实上,过去20年ARM在芯片领域,特别是嵌入式芯片领域已经取得了足以跟英特尔媲美的巨大成功:103家IT巨头购买了ARM的授权,前20大半导体公司只有AMD这个千年老二很有个性的收购了Alchemy公司与之抗衡,采用的是MIPS结构,而不是ARM的RISC结构。

  20年,相对于英特尔的飞龙在天,ARM可谓是深藏不露。20年后,世界变了,个人计算从台式机迅速向移动计算飘移。嵌入系统如雨后春笋般浮出水面,各种Pad跟随着苹果的iPad大打出手,ARM阵营的众多半导体老面孔再一次回到战场,CPU之战再现IT舞台。

  在8086之后,微处理器行业英特尔便再无对手。AMD与其说是对手不如说是吉祥物,有AMD在,英特尔的CPU可以卖个更好的价钱。

  有意思的是,英特尔曾经也是ARM的客户。在收购了DEC之后,英特尔搂草打兔子,得了strongARM,在此基础上推出XSCALE移动处理器,并取得了成功。黑莓、PARM,甚至摩托罗拉等也都是XSCALE的客户。

  谁料后来英特尔不知发什么神经,楞把XSCALE卖了。历史必将证明,这是一次巨大的错误。

  ARM与英特尔,一个从天上来,飞龙在天;一个从嵌入式地下来,潜龙在渊。天下的和地下的都在觊觎中间地带的移动掌上市场。英特尔虽然占据移动平台性能和技术的优势,然而ARM力量更有后劲,原因如下:

  首先,Wintel联盟在掌上市场不复存在。Windows与INTEL互抱大腿的局面在掌上平台没有,这里各种CPU各种操作系统自由恋爱,还有苹果这种自体单行繁殖的另类,产业链不像桌面系统一样依赖Wintel。

  其次,ARM不是一个单一厂家,而是一个CHAIN,一个链,一个长期形成的稳定活跃而松散的产业联盟。这个产业链中不仅有各种IT大佬,还有从硅谷到新竹到深圳北京的几十万嵌入式方案作坊,他们如狼似虎生机勃勃跃跃欲试,不放过每一个机会。

  ARM是半开放的结构,代表了半导体芯片设计行业的先进生产力,开放永远是未来。而保守封闭的英特尔,注定只属于历史。

  英特尔自信满满推出ATOM凌动系列处理器,目前看来还没有露出败象。不过,历史的车轮即使进展再缓慢,也总会碾向明天的。

  未来属于ARM,属于Android,属于开放系统,共享才是王道,分享才是主流。(刘兴亮 志恒)